藝訊
《青樓紅杏》
陳志華 / 現任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副會長


藝術中心「寂寥夜」經典電影系列曾經以「夜之女」為題,選映了四部有關妓女的影片。布紐爾的《青樓紅杏》顧名思義也可歸入「神女」之列,但嚴格來說卻並非「夜之女」。艷光四射的嘉芙蓮‧丹露飾演Severine,化名是「Belle de Jour」(白日美人),只有下午才到妓院客串應召女郎。不要誤會這是甚麼迫良為娼的故事,或是中產少婦墮落記,Severine 穿一身YSL 洋裝跑到妓院去,絕非時勢所迫,而是為了尋找樂趣,滿足自己的慾望。

《青樓紅杏》曾獲一九六七年威尼斯影展金獅獎,改編自法國作家Joseph Kessel 寫於一九二八年的同名小說,故事主角Severine是新婚才一年的中產少婦,面對俊秀的醫生丈夫,總是提不起性趣,無法燃起激情,卻反覆夢見自己被丈夫凌辱,用泥巴擲向她,或命令馬車夫鞭打以至侵犯她。有日她聽到女友提起城裡的妓院,開始神不守舍,慾念蠢蠢欲動,不只向丈夫打聽,還從丈夫友人Husson(Michel Piccoli 飾)口中知道地址,決定登門造訪,加入這被Husson 形容為「世上最古老的職業」(The oldest profession in the world)的行列。

布紐爾作品一向離經叛道,經常對宗教、偽善與中產階級大加嘲諷及批判,在《青樓紅杏》裡,就把矛頭指向傳統道德。影片沒有露骨性愛場面,也沒有大膽裸露鏡頭,然而色情都在骨子裡。那些召妓的人,由性虐到戀屍,各適其適,但最為挑戰傳統道德的,是影片顛覆了嫖客與妓女的支配與從屬關係,指的並非醫科教授來到妓院假裝僕人要求性虐,而是女主角反過來利用嫖客取得滿足和享受,由性的客體(Sex object)轉換為主體(Subject)。當妓院女僕以為Severine 受盡亞裔嫖客折磨的時候,她抬頭露出了愉悅的笑容。她與妓院老闆娘兩次親嘴,固然是修業與結業的象徵,亦是她面對自身慾望由迷糊走向肯定的過程。

本來只是通俗情色小說,但布紐爾抓住了當中的超現實色彩。別忘了布紐爾正是超現實主義電影大師,他與畫家達利合導的首部作品《一條安達魯狗》(1929)已是超現實主義電影先驅。藉著一個紅杏出牆的故事,布紐爾溜進女主角的潛意識,把性幻想拍成可堪玩味的萬花筒。突然閃回的疑似童年回憶片段(被成年人侵犯、拒領聖餐),為角色的心理狀況提供了零碎的線索。而亡命之徒Marcel 的出現,亦可能是Severine 不同性別的另一個自己。

貫穿影片中,叮叮噹噹的馬車鈴聲,既是影片的起點,也是終點,引入主角的夢境與幻想情節,亦是催眠的惑音,勾出主角潛藏內心的隱秘。(戲中丈夫在對話裡就曾提到魔術師與催眠師的分別:魔術師變法術,催眠師卻能挖出不為人知的秘密。)而影片裡的現實、夢境與幻想糾纏不清,跟布紐爾的作品風格可謂一脈相通,猶如《中產階級拘謹的魅力》(1972)的夢中有夢,《青樓紅杏》的首尾呼應,也可以被解讀為徹頭徹尾的一場春夢。



資料




緊貼我們的最新資訊!
       
收取我們的電子通訊
香港灣仔港灣道2號
(852) 2582 0200
關於我們
概覽
願景與使命
Creative Hub
里程碑
獎項
成員
職位空缺
出版刊物
周年報告
租戶
訪客資訊
地圖
導賞團
餐飲及商店
香港藝術中心商店
節目一覽
即日放送
最新節目
展覽
移動映像
表演藝術
公共藝術
其它
支持我們
捐助
藝術收藏品
鳴謝
場地租用
畫廊
劇院
外堂
購票及網上登記
購票
網上登記
傳媒
新聞發佈
新聞圖片
傳媒查詢
© 2017, Hong Kong Arts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