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訊
《霧夜驚魂》:被忽略的傑作
文︰陳志華 /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長


《霧夜驚魂》是影史上其中一部備受忽略的傑作。它被忽略的程度,尤甚於奧遜威爾斯的《大國民》,上映當年既不叫座亦沒有叫好,演而優則導的查理士羅頓初執導筒受到冷待,自此不再執導。猶幸這部電影沒因此被遺忘,而且得到後世肯定,1992年被美國國會圖書館選入國家電影名冊。2009年法國電影雜誌《電影筆記》邀請影評人及電影史家票選影史百大電影,《霧夜驚魂》就跟尚雷諾亞的《遊戲規則》並列第二,排名僅次於《大國民》。

電影一開場出現恍似搖籃曲但歌詞詭異的童謠,已為全片設下基調:猶如孩童的噩夢。然後呂倫居殊飾演的古柏女士出場,給小孩講聖經故事,引用經文:你們要提防假先知,他們披著羊皮來到你們這裡,裡面卻是兇殘的狼。由羅拔米湛飾演的哈利,一身傳教士打扮,左右手分別紋上「恨」(HATE)與「愛」(LOVE),巧言令色說著以愛勝恨,正是披著羊皮的狼。他接近男童約翰一家,只為掠奪橫財。故事背景為1930年代美國大蕭條時期,約翰的父親搶劫銀行,被判繯首死刑,留下贓款,只有約翰和妹妹寶珠知道藏匿處。哈利假裝善人,成為了約翰和寶珠的繼父,馬上露出狼的本性。

本片攝影尤其出色,以「黑色電影」的表現主義視覺風格,利用誇張的光影對比,製造出詭異感覺。例如約翰初見哈利,只見哈利異常巨大的黑影,投影在窗簾上。哈利刺殺約翰母親薇拉的一幕,房間構圖和光暗處理,加上薇拉的睡姿,把睡床拍得像祭壇一樣。行兇夜的濃霧,倍添懸疑氣氛。莎莉溫德絲飾演的薇拉沉屍河底,金髮與水草隨波飄舞,既淒美亦駭人。約翰和寶珠撐小艇在星空下逃亡,寶珠哼唱關於蒼蠅的兒歌,以蒼蠅自比,前景就出現巨大蜘蛛網和青蛙特寫,象徵危機未解。約翰遠遠看見月光下哈利騎著馬唱著歌的剪影一路追來,畫面非常夢幻,而約翰脫口說出:難道他不用睡覺?這故事無疑就是小孩的噩夢。

片中其他主要男性角色不是缺席(被吊死的父親),就是害怕惹禍上身(發現薇拉屍體的Uncle Birdie),而女性角色大都被哈利所迷惑(包括寶珠),看不清他是滿足私慾散佈恐懼的「藍鬍子」,是魔鬼的化身。警官知道約翰父親遺下孤兒寡婦曾心生惻隱,但最後只有古柏女士能保護小孩,獨力抵抗哈利,以歌交鋒,以獵槍驅魔。《霧夜驚魂》拍成的時間,恰好是麥卡錫主義白色恐怖後期,以反共之名的迫害仍未休止,哈利的傳教士造型和禁慾傾向,以及薇拉公開悔過自我批鬥的場面,都指向當時道德潔癖對人性的壓抑。影片就像一則寓言,透過男童目光,看到不只是成人世界的陰暗,也是整個時代的險惡。



資料




緊貼我們的最新資訊!
       
收取我們的電子通訊
香港灣仔港灣道2號
(852) 2582 0200
關於我們
概覽
願景與使命
Creative Hub
里程碑
獎項
成員
職位空缺
出版刊物
周年報告
租戶
訪客資訊
地圖
導賞團
餐飲及商店
香港藝術中心商店
節目一覽
即日放送
最新節目
展覽
移動映像
表演藝術
公共藝術
其它
支持我們
捐助
藝術收藏品
鳴謝
場地租用
畫廊
劇院
外堂
購票及網上登記
購票
網上登記
傳媒
新聞發佈
新聞圖片
傳媒查詢
© 2017, Hong Kong Arts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